红蓝大战和为“跪”曼城已成最大赢家

新年第一轮,最大的赢家是曼城红蓝火,都看过3分,但他们被迫接受了不能互相吃的现实。利物浦可以安慰自己:主场对阵利兹联的比赛90%都会赢,所以假装自己落后曼城8分就算是8分,英超争霸赛也结束了。

在过去的10个赛季中,“半场”或“全场”的现象比比皆是。但同期只有两次第一名落后第二名至少8分:2017-18赛季,曼城领先曼联, 14分,2019-20赛季,利物浦领先莱斯特城16分,这也是英超过去10年的纪录,当我们打到这个节点的时候,仍然有三支球队在反击,两次在曼城,半场过后,反击的最大分差不能大于5。利物浦只能通过“考古”来激励自己。在弗格森退役之前,有一个先例,曼城在第32轮落后8分,可以扭转局面。

第四,局势略显紧张,但双方仍有距离威胁本场比赛。第四名的阿森纳,被冤枉输了,而西汉的姆联和热刺,两队,都在客场击败了死敌,比分非常紧逼。阿森纳和第七名的曼联,只差4分。第四队已经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切尔西似乎已经退出了冠军争夺战,但我们绝不能忽视他身后的追赶者。该队最近在六个英超,主场战平了五次,随后是六个主场对手,即阿森纳,热刺,纽卡,布伦特,福德和西汉姆。如果发展缓慢的主场模式,图赫尔可能无法进入欧冠。

图赫尔下课的几率有多大?至少从这一幕来看,全队依然对他保持着忠诚。首先,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与图赫尔的职业生涯中获得了第一个冠军(阿斯皮利、奎塔,马科斯阿隆索,坎特和洛夫特斯)。——奇克是上届英超锦标赛的幸存者)和最大的冠军。其次,处分卢卡库的大嘴巴只会让他们受益。

先是奥巴梅扬,然后是卢卡库伦敦最贵的球星两支球队都以不同的方式挑战主教练的权威,他们立刻被处理。奥巴梅扬失去了队长袖标和初选,阿森纳在接下来的四场比赛中赢了四场。卢卡库通过在其他国家的媒体上拍摄质疑图赫尔的比赛风格,并立即被踢出比赛日名单。切尔西以两个进球摆脱了落后的困境。只要战术得当,大名鼎鼎的“叛乱”只会有利于集体。如果索尔斯克亚敢拿队内几顶铁帽当主力,曼联就不至于被欧冠队淘汰,欧联决赛失败。也许他还是曼联的“肉眼”主教练

图赫尔拿走了卢卡库的国旗,差点被烧死。切尔西在揭幕战中取得了极好的领先。亚历山大-阿诺德解围被哈弗茨,挡出,球在禁区内反弹到内普利希奇脚下。他试图愚弄利物浦门将凯莱赫,但做得不够,所以他摔倒在地上。然后马内给他做了个示范,大步走向打开的爱德华门迪,做了一个空网。

赛前,《泰晤士报》做了一个专题:英超迎来边卫时代!非常讽刺。切尔西主力球员之一边卫受伤,奇尔韦尔本赛季报销。有一对西班牙老兵代替他,利物浦在第40分钟就上气不接下气了。利物浦的两个大门也不完整。罗伯逊凌空抽射热刺本戴维斯,智宏被禁赛。利物浦的第二个进球是阿诺德这边出现了漏洞。

没有两个城门的主力,切尔西仍然可以挽回看似不可能的败局,图赫尔的部署也没有问题。问题是蓝军毫无进展。阿隆索是表现最差的。萨拉赫进球是部分原因。虽然失去位置的是吕迪格,但阿隆索太容易被萨拉赫摆脱了进攻上,他本可以把芒特从对方的高尔夫凌空抽射回门前的哈弗茨,但他选择了愤怒地用腿射门,击中了看台。当他应该及时传球时,他转向内线,用右脚打门。只要他及时传球,队友就可以在门前踢。第62分钟,隆哥终于想起了这一句。传中了,普利希奇又打又射,得救了。

上赛季,因为缺少中锋,切尔西花了很多钱在卢卡库,吃饭,但最终却得到了一个不愉快的结果。图赫尔说:“卢卡库比内马尔和姆巴佩,更容易管理,暗示“你达不到那两兄弟的水平,先别跳!”。虽然队长“斩首”了将军,图赫尔并没有解决问题。他仍然需要卢卡库,卢卡库需要图赫尔

酵成公开的对抗。卢卡库要明白,自己进球减产并不全是图赫尔的责任。图赫尔也得剖析卢卡库为什么没有发挥出意甲时的威力。刚回切尔西时,孔蒂就说了:图赫尔不会用卢卡库。这话目前被证明有效。什么时候两人沟通清楚,各取所需,什么时候切尔西开启连胜。蓝军缺的不是得分机会,而是把握机会的人。你不能总是靠科瓦契奇的神仙球救命。阿特塔感染新冠,阿森纳输了。杰拉德感染新冠,维拉输了。克洛普感染新冠,利物浦丢了两球领先的好局。这就是古书上说的,战前一阵妖风刮到倒了帅旗,于全军不不利。本季第二次,利物浦2球领先没赢。从打平布伦特福德开始,利物浦在英超不胜总是连着来。这一次又超过了之前连续2轮不胜的模式。疲劳是一方面,中场人手不够是另一方面。红军的防守,并没有因为范戴克归队而固若金汤。自1球力克维拉起,该队已经连续4轮丢球。接下来5轮对手不强,利物浦必须连胜才有逆袭的可能。这场红蓝大战,让我们看清了为什么两队落后曼城那么多。

切尔西2比2战平利物浦,主帅图赫尔赛后表示:“我们开局很好,但由于犯了两三次大错而先丢球,随后又丢了一个,这让任务变得非常困难。球队没有屈服,科瓦契奇的进球将信念带回了球场,如果补时打进第3球,上半场就几乎实现完美逆转。”

“精彩的进球,不是吗?第1个绝对精彩,但第2个也难度很大。局势很微妙,随时可能倒向另一种结果,我们差点就赢了。如果能让替补球员带来更多能量就好了,但我们目前只能让阿斯皮利奎塔踢新位置,查洛巴受伤后,普利希奇只能改打边后卫。我有种感觉,我们以三后卫开局的比赛,从未以同样的三后卫结束。”

马内开场15秒肘击阿斯皮利奎塔,吃到黄牌,图赫尔认为是红牌,“如果你还记得同一位裁判执法的(本赛季)首次交锋,以及他给我们的红牌有多快(注:上半时补时阶段,里斯·詹姆斯染红), 他们没有检查。我不是比赛早期红牌的朋友,这可能会杀死比赛。我不想这么说,因为我喜欢马内,他是个好人,也是个顶级球员,但这是红牌,他肘击了脸部,开场20秒还是20分钟后,这并不重要。对阵布莱顿,我们在禁区内错过了VAR,如果你不检查马内的红牌,然后却突然检查科瓦契奇进球是否有效,这个进球可能会被取消……这很难接受,但我们能做什么?”

谈卢卡库,“我明白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我不会回答。我不能告诉你,我想从明天闭门会议中得到什么,我不能也不会公开说出来。他是我们的球员,总有回旋余地。我们明天会作出决定,卢卡库也会得知。”

卢卡库遭弃用,是否表明这种言论不会被容忍?“这不是切尔西的风格,但也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访谈带来一些没有人需要的噪音,这也不是第一次,但我们可以处理,我不觉得个人受到了攻击,我也不恼怒。

“周五我认为我们可以处理,然后周六有新的声明出来,噪音变得太大太多,我们失去了比赛焦点。后来我们决定推迟决定日期,以便更深入了解,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卢卡库不受仓促决定的影响,因为我们需要与他交谈,看清完整的采访,保持冷静,切忌失去理智。很明显他没有上场,从那之后我们对比赛有了更多关注。”

如果会谈结果令人满意,是否意味着他可以出战热刺?“我们会保护自己的球员,做出某些决定时,首先要评估情况,不要听从媒体,屈服于压力。我们想了解他说了什么,以及他为什么这样说,这就是明天会议的内容。如果决定周三他可以出战,那就这么定了。”

关于卢卡库,你对球员们说了什么,有没有问他们的意见?“我不在办公室里做决定,也不围绕我的想法做决定,我为球队做决定,我听取他们的意见,然后做出决定,这是他们的俱乐部,不是我个人的事。不仅是这次,我们还定期与五六名球员交谈,了解他们的意见和内部看法,在更广泛的基础上做出决定。”